当前位置: 首页 »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 新能源 » 生物质 » 正文

生物质发电遭遇寒冬 欲待新技术救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9-02  艾普网   浏览次数:390
 从经历轰轰烈烈投资狂喜,到被冷酷无情的市场大潮重重甩在亏损的边缘,在历经冰火两重天后,国内相当部分生物质发电投资者或许才明白,几年前一度被描绘成的生物质千亿大单,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无米之炊的盛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因燃料缺乏,目前国内相当多生物质发电企业正面临亏损的尴尬。

困顿中逃离与坚守

日前, 国电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龙源电力[-0.36%]宣布,作价一元(人民币)转让其所持国电聊城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52%权益。对于转让原因,公司解释为,在燃料市场恶性竞争进一步加剧等背景下,聊城生物质短期内难以扭亏,出售有利于减少龙源电力的潜在损失。

龙源电力此举犹有壮士断腕之勇,实为无奈之举。记者注意到,在过去的两个财年里,国电聊城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连连亏损,2012年净利润为-2497万元,2013年净利润为-3188万元。

资料显示,作为旗下五家生物质发电企业之一,聊城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于2007年12月在山东聊城成立,从事生物质发电业务,并经营装机容量为30兆瓦的聊城发电厂,其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200万元。两年前,龙源电力购得了该公司52%的权益,成为聊城生物发电有限公司控股方。

不仅如此,龙源电力旗下其他生物质发电企业日子也不好过。2013年,龙源电力曾为旗下的汤原生物质、前进生物质两家生物质发电公司计提约5亿元的减值准备,使得当年开支同比骤涨151.3%,削弱了公司利润。

记者注意到,其实早在今年年初,龙源电力总经理谢长军就向媒体透露,鉴于龙源电力旗下生物质发电项目亏损严重,公司决定“十二五”期间不再发展生物质发电,同时公司择机转让旗下生物质发电项目。

如此看来,此次股权转让及计提5亿减值准备之行动应该是龙源电力将生物质发电剔除出主业的实质性举措。

无独有偶,作为国内电力资本运作大鳄,华电国际[1.11% 资金 研报]近来也在生物质能源上栽了跟头。

今年上半年,华电国际发布公告,称因下属华电宿州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2008年投产发电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考虑到其已经资不抵债,经营亏损、现金流短缺的经营情况难以改善,华电国际对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26亿元。

据了解,华电国际作为一家火力发电企业,向来以控制成本见长,其在最新的年报中披露,2013年公司供电煤耗308.79克/千瓦时,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作为国内首家投资生物质发电的企业,于2007年成立华电宿州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

也是在去年,江苏有媒体报道,包括华电宿州生物质发电公司在内的全部建成投产的13家生物质发电企业2012年全线亏损。

作为国电和华电国际尚且如此,国内其他生物质发电企业境况可见一斑。恶性竞争自酿苦果

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生物质发电行业亦未能幸免制约产业发展的中国“魔咒”。

据了解,目前在包括上述华电宿州生物质发电公司在内的江苏苏北、鲁南、皖北三省交界半径不足300公里的范围内,聚集着20多家生物质发电项目。

记者注意到,在山东西部的聊城及河北南部的邯郸、邢台等地,亦是国内生物质发电项目较为密集区域之一,这一区域也聚集了10余家物质发电企业。

倾诉这种企业密集所带来的竞争苦果,邯郸市某生物质发电公司负责人宋强(化名)更有发言权。他告诉记者,在区域燃料资源一定的情况下,企业布点增多,就意味着谁的价格高,谁就能收到燃料,这样必然导致燃料收购竞争加剧,造成燃料价格不断攀升。

他告诉记者,由于竞争因素,目前,每吨秸秆收购的价格已由去年的每吨200多元上涨到今年的300多元,即便如此,企业燃料缺口依然巨大,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收购,促使企业发电成本大幅增加,很多企业因此苦不堪言。

燃料价格节节攀升,甚至突破生物质发电企业承受临界点,但农民依然缺乏积极性。宋强告诉记者,在当前全民打工时代,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极度缺乏,再加之受天气、墒情影响,无论是夏收夏播,还是秋收秋种,农民都在抢收抢种,相当繁忙,根本没有时间去收集。尽管一亩地秸秆收集起来运到电厂可能卖个两三百块钱,但在收集打捆等专业设备相对缺乏的农村,也没人愿意费时费力收集这些秸秆。

除此燃料缺乏,难以满足生产外,相对于同等规模火力发电,生物质发电投资成本要高出一倍还多,而且人力等运营维护成本也高出许多。这使遭遇燃料缺口的生物质发电企业似乎更是雪上加霜,叫苦不迭。

为鼓励清洁能源产业发展,国家生物质发电历来进行财政补贴。早在2006年国家发改委就明确规定,生物质发电项目的上网电价在各省脱硫燃煤机组标杆电价基础上,享受0.25元/千瓦时的国家财政补贴,此外,生物质发电还可享受收入减计10%的所得税优惠,而且秸秆生物质发电还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政策。

此后的2010年,国家发改委将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上网电价统一上调至0.75元/千瓦时(含税),补贴力度进一步加大。

然而,这一切并未能拯救整个生物质发电行业亏损的颓势。生产亏损,不生产更亏损。为求生存,一些企业甚至打起了套取国家补贴的歪主意。宋强告诉记者,在他所了解的邯郸、邢台的一些少数生物质发电企业,竟然干起了白天烧秸秆、晚上偷烧煤的勾当。他进一步透露,邯郸某职能部门一干部的父亲就是干的往某生物电厂送煤的生意。

宋强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今年年初,有媒体就曾对邯郸一家生物质发电企业这一行径进行过曝光,曾在业界引发热议。创新才能赢得未来

忍辱负重,踯躅前行,生物质发电行业一直在期待一个崛起的机会,毕竟光明就在前方。今年上半年在上海举行的2014中国国际生物质能与生物质利用高峰论坛上,“生物质能——下一代能源巨人”的论坛主题再次表明业界对生物质能源光明未来充满期待。

从国际上来看,作为一种成熟的技术,生物质发电已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得以大力推广应用,美国能源部预测,到2025年前,可再生能源中,生物质发电将占主导地位。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指出,到2015年,生物质能年利用量将超过5000万吨标准煤,预算新增投资1400亿元,其中生物质能发电装机规模达到1300万千瓦。这给生物质发电企业吃了颗定心丸,更为时下并不景气的生物质发电市场提振了信心。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在相对于当前生物质发电全行业萎靡不振的大局下,武汉凯迪电力[0.00%资金 研报]生物质发电所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更是振奋人心,而也更能引发行业思考。

8月6日,凯迪电力发布公告,称随着生物质燃料收购模式完善,凯迪电力生物质发电板块业绩逐渐好转,今年以来公司旗下生物质发电厂7月份累计发电2.08亿千瓦时。1至7月,累计完成发电14.76亿千瓦时,超过2013年全年发电量11.98亿千瓦时。由此,凯迪电力今年上半年可实现净利润8343-10198万元,同比增长80%-120%。

对于生物质发电业绩提升,凯迪电力归功于公司除湖南祁东、安徽淮南两家电厂属第一代电厂外,其余14家已投入运营的电厂,均为使用了高温超高压循环流化床生物质发电机组的第二代电厂,发电效率较高。目前公司正在研究发电效率更高的第三代生物质发电技术。

凯迪电力再次用事实证明,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动力之源。相对于国内一些等机会、靠补贴、要政策,甚至于靠投机钻营套取补贴的生物质发电企业来说,凯迪电力将注定迎来与它们不一样的未来。

原标题:生物质发电遭遇寒冬 欲待新技术救市

 
 
[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浙ICP备19011761号-1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