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湖新记]赛桥湖 残荷孤蒲我心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24  艾普网   浏览次数:828


 图为:湖泊周边绿化良好 图为:一坝与邻湖分隔 图为:生活垃圾直排湖中 图为:鸭粪通过管道直排湖中 图为:湖水被污染,只能打机井为鸭群提供安全的饮用水。  图为:沿湖有大面积的金黄水稻   湖北日报讯 记者崔逾瑜 通讯员华平 伍雯 本版摄影:记者杨平当最后一棵树死去,最后一片水域被污染,最后一条鱼被捕捞,最后一块湿地消失,相信再滂沱的泪水也无法唤回失去的家园。   赛桥湖位于阳新县陶港镇东经115°17′34″北纬29°54′43″   赛桥湖水域面积13.6平方公里   一排啼笑皆非的鸭棚   采访前,记者欲查阅赛桥湖的资料,不料百度真够“吝啬”,只在介绍网湖时提起:“网湖湿地主要有网湖、宝塔湖、赛桥湖等湖泊组成。”除此之外,再无只言片语。   一个水域面积达13.6平方公里的大湖,为何吸引不了关注的目光?带着疑惑,记者走近位于阳新陶港镇的赛桥湖。   10月9日,深秋的阳光如水倾落,赛桥湖畔一排排养殖大棚白得晃眼,站在岸边就能闻到一股腥臭。赛桥村支部书记贾季雨介绍,这十座大棚临水而建,以蛋鸭养殖为主,每个棚养3500只鸭。   由于鸭子趁黄金周刚刚售空,养殖场一扫往日的聒噪,静得出奇。几位村民在一口水井忙活,原来水泵坏了,他们找了根百米长的软管“救场”。   “你们打井自己喝吗?”记者问。   “不是,给鸭子喝。”村民回答。   “为什么不喝湖里的水?”   “太脏,喝不成。我们要对鸭子负责,鸭子帮我们赚钱呢!”村民说完,笑了。   赛桥湖的水质不容乐观。在养鸭大棚,村民带领记者参观时毫不讳言,鸭舍分两层,上层养鸭捡蛋,下层粪便不经任何处理,用水一冲流入赛桥湖。面对质疑,村民倒是信心十足:“这么大的湖,净化得了!”据养殖户贾贤旺称,他有6个大棚,今年试养,效益不错,明年打算6个棚全养,预计纯利达180万元。   在利益与环境的冲突下,养殖业继续壮大——赛桥湖村成立了养鸭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在湖对岸又选了一块更大的地盘,准备扩大养殖规模;湖中的鱼,多年来投肥下饵,养殖面积、年产量、纯利屡创新高。大量的粪便残渣未经处理或处理不达标,源源流入赛桥湖。2013年11月,阳新县环境监测站检测显示,赛桥湖水质为劣Ⅴ类,其中,高锰酸钾指数、五日生化需氧量、总磷、氟化物、化学需氧量含量超标。   一段魂牵梦萦的记忆   筠山脚下,网湖西北,赛桥湖湖区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雨量充沛,光照充足,四季分明。   在赛桥村村民贾希刚的记忆里,20多年前,湖水曾经清澈见底、芳草萋萋。到了夏天,孩子们三三两两,游泳嬉戏,摘一顶荷叶戴头上,撕开一根根蒲草,搓开柔软的蒲絮,吹向天空,比比谁吹得更高更远。湖面上,轻灵的蒲絮如曼舞仙子,迎风飘逸。也有孩子掏出蒲草根,白嫩白嫩的根茎嚼在口中,香甜的滋味像沁水一样,从牙缝中漫了出来。女人们就在河边洗衣,家长里短,嬉笑怒骂,溅起一片水花。绝美的是,如同绸缎的湖面上,常有天鹅悠悠游过,雪白一片,时而优雅地凝视远方,时而低头轻啄羽毛,最后渐行渐远,只留下一条条长长弯弯的水波。贾希刚清楚地记得,有次一位叔伯朝天鹅群放了一铳,打了7只天鹅,最大的8.5公斤,最小的6.5公斤。   然而,几只鸟儿突兀地飞过、几声清脆的叫声,那种简单的快乐只能停留在记忆里,或者梦境中。1978年,待网湖围堤全部完成之后,赛桥湖结束天然捕捞历史,全面转为人工养殖。在计划经济年代,赛桥湖渔场职工每人分一块湖面,开始投肥养殖,导致湖泊水质日趋恶化,湖泊缺氧死鱼事件时有发生。1993年,赛桥湖渔场开始实行大规模养殖。这一年,贾希刚任赛桥湖农场经理,随后承包50亩精养鱼池,年产1.5万公斤以上,纯利7万元。据赛桥湖渔场场长成春元介绍,赛桥湖盛产花、白鲢,4000亩湖面年承包费达120万元。   与此同时,湖区四周丰富的金、铜、钼、钨、石灰石、大理石等矿产资源,掀起开发的热潮。一时间,机器轰鸣,尘烟滚滚,污水肆虐。在日复一日的侵蚀中,赛桥湖水质污浊,人畜不饮,不能游泳洗衣,遇到高温,恶臭阵阵,唯有湖汊里零星的残荷孤蒲,仰天长问,诉说着心底的忧伤,那是多么无奈和无状的哀鸣!   一份令人费解的报告   10日上午,记者前往阳新县环保局,了解赛桥湖的污染现状。   该局宣传科一位负责人接待了记者。问明来意后,他走出办公室打起电话,回来时说:“刚电话联系过,相关工作人员都下湖检测去了,不在局机关。”   “何时回来?”记者问。   “下湖工作很辛苦,可能下午回,但也说不准。”   “请问在哪个湖区工作?我们可以去找他们。”记者再问。   “你们去会影响他们工作。”   “那能否采访局领导?”记者三问。   “领导未必掌握具体情况。”   几个回合下来,一无所获。经商量,记者留下采访提纲,有3个问题——赛桥湖在最近一次水质检测中为几类水质?赛桥湖及其周边存在哪些污染源?赛桥湖适合承载多大的养殖量?对方拿纸笔一一记下,表示如能答复,将直接回复给县委宣传部,由宣传部再向记者转述。   3天后,县环保局的答复为:此事归水产部门管。随后,阳新县水生动物疫病防治中心(归属阳新县水产局管理)传真给本报一份水质检测表,送检单位为赛桥渔场大湖,检测结果为“各项指标均在正常范围内,水质良好。”   一种难以言状的忧虑   赛桥湖系沉溺河谷出流受阻经积水而成,原是与网湖直接连通的敞水湖。1974年围湖筑堤后,赛桥湖从网湖分立,变成独立湖泊,专门从事人工养殖。如今,赛桥湖与网湖仅一堤之隔,从地图上看仿佛一个葫芦,面积较小的赛桥湖如同葫芦的上瓢,而面积较大的网湖则是下瓢。   虽是子湖,赛桥湖西有良荐湖,西南承接南湖、正南、下司湖,北与盛家湖、东北与碧山湖连为一体。这一带的地表径流汇入赛桥湖后,经赛桥口直通东南方位的网湖。据阳新县水利局有关人士介绍,网湖来水面积260平方公里,赛桥湖“贡献”不小,约160平方公里。   从这个意义上说,赛桥湖的生态关乎网湖的生态,赛桥湖的污染终将导致“阳新第一大湖”网湖的污染。2012年,赛桥湖被列入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公布的全省第一批湖泊保护名录,且随网湖一同列入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范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有错,但不要掠夺性开发,而是合理利用。2012年,省委省政府召开全省湖泊保护工作专题会议,李鸿忠书记提出要树立“人湖生死同体,荣辱与共”的理念,“对湖泊要多予少取,先予后取,保护优先”。   省湖泊局专家介绍,生态系统的稳定,是由于它在结构与功能上都处于动态平衡,这是生态平衡。当外来因素引起生态平衡的波动时,生态系统内部通过自我调节和自我维持,可以使之重新达到平稳。如果外力冲击强度超过了系统的自我维持范围,就会出现生态系统的功能紊乱,结构破坏。而较之河流,湖泊由于水域广阔、贮水量大、流速缓慢,故污染物质进入后,不易迅速达到充分混合和稀释,相反却易沉入湖底蓄积,并且也难以通过湖流的搬运作用,经出湖河道向下游输送,使湖水对有机物质的净化能力减弱,更易污染。此外,湖泊本身就存在着富营养化现象,但速度很慢,而人为地将大量含氮、磷等元素的营养物质排入水体,使得富营养化的速度大大加快。富营养化使水域动植物丰富,它可使渔获量增加,但营养水平过高,又会造成水体污染,对鱼有害,使渔获量下降。   阳新籍著名鸟类专家、“地球奖”获得者胡鸿兴教授,生前为保护湖泊湿地而奔走,为保全鸟儿的家园而呼号。他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湖泊湿地是水、土与生物相互作用、耦合而成的生态系统,它蓄纳洪水、调节气候、改进水质、控制水土流失、提供水源的作用无可替代。然而,盲目围垦和过度开发,造成天然湿地面积锐减,功能下降;水资源和生物资源过度利用,生物多样性衰退;湿地污染严重,水环境恶化趋势未得到有效遏制,已经成为许多湖泊不能承受之殇。   这样的结局,谁也不希望看到。    
 
 
[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浙ICP备19011761号-1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