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5月第一轮裁员3700名员工之后,Uber近日再次宣布裁员,这次将有3000人离开这家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公司,两次裁员总人数共6700名,超过Uber员工总数的20%。据悉,这一裁员举动将为Uber节省超过10亿美元的固定成本。

  此外,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还在一份邮件中宣布,将关闭Uber的非核心业务,包括孵化器以及人工智能业务研究院AI LAB,作为Uber的“战略性选择”。从2016年在硅谷诞生,Uber的人工智能研究院一直是Uber“无人驾驶”野心和人工智能梦想的承载者。

  据悉,该研究院主要探索机器学习的前沿领域并将关键进展应用到其业务中,包括开发需要较少数据的机器学习形式,这些领域的进展对于自动驾驶汽车至关重要。这次疫情期间被关停也标志着Uber暂时关闭了进军无人驾驶的这扇门。

  随着全球隔离政策的实施,民众出行需求锐减,4月Uber的乘车出行量锐减80%,而Uber接近四分之三的营收都来自于出行业务。Uber也开始重新调整了业务重心,将主营业务从网约车更改为了外卖送餐服务。

  实际上,Uber不是唯一一家艰难挣扎的技术公司,诸多美国硅谷科技创业公司都受到了明显冲击。通用汽车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近日宣布裁员160人,裁员比例约在8%;北美另一家网约车公司Lyft裁掉了约17%的员工,增加了休假时间并降低了薪水。此前,另一家自动驾驶创业公司Zoox已经宣布裁员100人,而卡车自动驾驶创业公司Starsky Robotics更因为资金耗尽和融资失败直接关门。

(文章来源:汽车之家